AI+醫療會帶來哪些改變

2018-04-10

患者隨時隨地可用手機預約掛號、查看檢驗報告,了解相關科室和醫生信息;進了醫院,不用去窗口排隊,便可一鍵掃描病癥、科學安排就診,回家再去繳費;亞健康更不用怕,邊逛街就能邊看病,逛累了坐下來在商場調理下身體,不能再Fashion......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技術逐漸滲透到醫療產業,讓移動智慧醫院、醫藥電商等領域快速興起,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十九大報告提出的“現代醫院”概念及實施健康中國戰略更是為互聯網+醫療注入了一劑強心劑。

移動醫療讓患者就醫時間縮短50%

20年前,患者去醫院就醫,需要去醫院人工窗口掛號繳費。10年前,患者可以通過自助終端設備掛號繳費。而現在,患者直接通過微信和支付寶,即可完成預約掛號、排隊就診、門診繳費等就診全流程。

“移動智慧醫院讓患者就醫時間縮短50%,讓醫療變得更加溫暖。”2014年,海鶿科技CEO閔能懷著這種堅實的愿景、直戳智慧醫療“痛點”的決心,開始了他的創業。

作為醫生的兒子,閔能內心充滿對醫療智慧化的信心。他堅信,中國醫療的改革才剛剛開始。移動醫療仍在探索過程中,將是一種全新的生產方式。“如果以醫院為核心,通過醫院的移動化、智慧化,讓醫院專注于醫技類業務,那會讓醫療變得更溫暖。”

他所創立的海鶿科技效仿日本醫療,率先推出了“先診療后付費”服務,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成為全國首家信用醫院。患者使用芝麻信用先看病后付錢,在醫院可以安心看病,不用支付,回家之后再說。

“廣婦兒是我們最早合作的一批醫院,已經全面取消人工掛號窗口,作為一個年門診量400多萬的醫院,在門診大廳很難看到排長隊的現象了。我們把每一個患者的手機都變成一個窗口。極大提高了醫院的效率,患者的就醫體驗也變好了。”閔能描述道。

為了讓更多人體驗到便捷醫療,海鶿依托微信、支付寶兩大流量平臺,以服務號及服務窗為入口,打通醫院內部數據系統,以醫院官方渠道為患者提供服務。不僅如此,還根據醫院的訴求,提供定制化服務。例如在廣東省中醫院與康美藥業合作,提供中藥代煎配送服務,為患者快捷配送到家。

據專家介紹,我國一年70多億人次的門診量中,過半為復診。復診中大多數人都可以通過線上完成,網絡醫院在很大程度上減輕了實體門診的壓力,能夠將有限的門診資源效益更大化。同時,患者在網絡醫院問診獲得藥品處方后,不一定選擇從醫院開藥,可以自由選擇到線下處方藥銷售點購藥,購買藥品決定權在患者手中,這符合醫改提倡的醫藥分離方向。

AI+醫療讓患者來一場科技之旅,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院長王偉林的設想中,未來的就醫場景可能會是這樣的:

病患張先生一大早來到醫院,人臉識別系統發現他在進入醫院門前50米的距離咳嗽了好幾次,而綜合支付大數據的分析,發現他最近買了很多香煙,同時醫院的紅外攝像頭拍攝到他的體溫是37.8℃,綜合來看有可能是發燒或者肺炎。

醫院的后臺系統隨后給張先生推送一條消息:“你可能是感冒或者有肺炎,我們建議你在10點看我們的××教授的專家門診,但他在8~10點之間的號全滿了,只有10:15分的專家號,建議你通過手機App掛他的號。”

掛號以后,因為還有兩小時的排隊時間,醫院后臺系統建議張先生到二樓的咖啡廳喝點東西。

上述場景不僅是一位醫院院長的設想,也是醫療行業迫切希望在人工智能熱潮中得以解決的許多問題的縮影。

近年來,人工智能與醫療的結合催生了很多創新創業機會,也給醫療就診帶來了新的體驗:計算機視覺可以在檢查CT影像時幫醫生閱片,機器學習可以為病患提供就醫流程的咨詢服務,“語音病歷”把醫生的雙手從手寫病歷中解放出來……

在近日的云溪大會上,阿里健康就分別與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第二醫院,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簽約,分別合作開發人工智能醫生助手;研制可以讓醫護人員練手的“虛擬病人”;利用大數據、云平臺、全流程移動支付等,打造“智慧醫院”。

“我們和阿里巴巴的合作(計劃)里,要做醫學影像閱片機器人,就是說今后CT、核磁共振、超聲的圖象,通過大數據的分析,首先讓機器人來閱讀這些片子,或者是我們的病歷片子先通過機器人閱片做一定診斷,然后由醫生最后打報告。”王偉林表示,目前的AI計算機視覺技術可以幫助醫生提前在肺癌、甲狀腺結節等疾病的影像篩查環節發現可疑之處,提早發現問題可以降低發病率和死亡率。

8月,騰訊也發布了首款AI醫學影像產品“騰訊覓影”,通過AI技術進行癌癥早期篩查,并通過建立聯合實驗室推動AI在醫學影像中的應用。騰訊覓影篩查一個食管內窺鏡用時不到4秒,準確率超過90%;在肺結節方面,可以檢測出3毫米及以上的微小結節,檢測準確率超過95%。

與此同時,百度推出了“百度醫療大腦”。科大訊飛更是與廣藥集團簽署合作協議,雙方將共同利用在醫藥健康、醫療服務、人工智能、互聯網應用、品牌積淀等方面的互補優勢,探索建立“醫藥+智能”發展新模式,合力打造“智慧醫療”服務體系。

據了解,在智能語音應用方面,語音電子病歷產品已經在多家醫院應用。在影像輔助診療領域,在肺部CT、乳腺鉬靶上都有了產品。不僅如此,人工智能輔助診療中心已經接入了安徽全省40多家醫院,能夠實時反饋醫生提交的影像診斷需求,在1秒內給出結果。在機器人導診導醫的應用方面,目前科大訊飛研究的“曉醫”機器人已在全國50多家醫院落地應用,提供導診導醫服務。

以后患者來到醫院看病,不再是痛苦漫長的等待,而是會遇見動畫電影里實時管理主人健康的軟萌“大白”,開啟一趟科技之旅。

共享醫療讓你邊逛街邊看病

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讓共享經濟的興起成為可能。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教育……這讓很多人相信,共享醫療也不再遙遠。

近日浙江省衛生計生委批復同意了一種全新的醫療資源共享模式引發社會熱議——全國首家Medical Mall在杭州大商場里開業,目前共有13家醫療機構入駐,杭州全程健康醫療門診部為其提供檢驗、病理、超聲、醫學影像等醫技科室及藥房、手術室等共享服務。

除了杭州,國內其他城市的共享醫療模式也在不斷試水。在廣州,醫生多點執業政策催生一個共享醫生平臺,該平臺可容納2000名醫生入駐;騰訊企鵝醫院宣布正式開業,并已在北京、成都、深圳落地,未來自助化的檢驗、檢測項目將像共享單車一樣,放在用戶快速觸碰到的地方……?

“Medical Mall”簡單來說就是“醫療商場”,也是一家由多個醫療機構“拼”起來的醫院。在國際市場上早已存在,上世紀80年代美國建立了第一家醫療商場。到目前為止,在美國、新加坡、日本、新西蘭等國家已出現了不少模式,包括“醫療+商業綜合體”“醫療+醫學研究”“診所大樓”“醫藥商城”等。

位于杭州的Medical Mall建在大型商業綜合體——杭州大廈501城市生活廣場內部,將購物和醫療有機結合起來,其中地下1層至地上5層為購物區,6至22層則全部是醫療機構。人們可以在逛街購物的同時享受醫療服務,杭州大廈的核心客戶群和穩定人流量,成為Medical Mall接診量的重要保證。

據了解,該“醫療商場”不僅有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的國際醫療中心,還精選了多家國內知名專科診所,如張強醫生集團思俊外科診所、唯兒諾兒科、方回春堂中醫門診等,總共13家醫療機構入駐,目前已有10家開始試營業。

浙江省衛生計生委醫政醫管處處長俞新樂說,Medical Mall共享模式的初衷是提高醫療資源的利用效率。入駐的醫療機構無需投入重金,有技術、有口碑的醫生甚至可以“拎包入住”,大幅降低了社會資本辦醫的投入和運營成本。

不僅如此,Medical Mall定位中高端醫療服務,與公立醫院的服務錯位,滿足多樣化的市場需求,把輕癥、慢癥、亞健康等健康管理服務放在首位。

“Medical Mall會對傳統醫院有觸動,但不會對當前的醫院體系格局產生沖擊,5~10年內,它依然是公立三甲大醫院的補充形式。”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院長蔡秀軍如是說。

分享到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間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 人人網
曰本美女一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