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315晚會曝光醫療垃圾黑色產業鏈:被加工成兒童玩具、一次性水杯等

2019-03-20

河南、山東、陜西、河北等地的農村存在“黑醫療廢物加工點”。這些沒有任何資質的處理點正在將輸液管、血包等醫療垃圾制成“破碎料”,每噸塑料破碎料能換取千元收益,之后,這些破碎料被做成塑料再生料,再被制作成日用品、兒童玩具等,流回市場。

據央視3.15晚會報道,河南省濮陽縣子岸鄉一個廠房內,堆放著大量使用過的輸液瓶、輸液袋等醫療垃圾,不少醫療垃圾里還殘留著藥水,上面的標簽顯示,這些醫療垃圾大都來自周邊的醫院。

除了輸液瓶、輸液袋,這里還有少量輸液管、一次性注射器等醫療廢物。清洗醫療垃圾所產生的污水夾雜著各種藥物殘留,散發著刺鼻的味道,就這樣直接被排放到墻邊的大坑里。河南省濮陽市破碎料加工廠負責人史老板向記者表示,水直接往地下滲,滿了就澆地。

史老板為了逃避檢查,將加工醫療垃圾的地點分散到了三四處,偷偷將這些醫療垃圾加工成業內所說的破碎料,然后賣給下游企業。

按照我國《醫療廢物管理條例》以及相關規定,輸液瓶、輸液袋必須有相關資質的單位才能回收處理。輸液管、一次性注射器等屬于醫療廢物,必須交由有相關資質的單位集中焚燒等無害化處置,不能重復再利用。史老板承認,他這里沒有相關資質。

值得注意的是,山東、陜西、河北等多個地區都存在類似情況。

山東鄆城唐廟鎮前廠村,一個普普通通的農家小院里,擺放著一捆捆的塑料輸液瓶、輸液袋等醫療垃圾。這些醫療垃圾同樣被加工成破碎料,趙老板坦誠,他也沒有任何資質,清洗破碎料的廢水,混合著藥水,順著這道水渠,直接被排放到地里。

在陜西西安臨潼區零口鎮,一個廢棄的養豬場,同樣是一個醫療廢物加工點。地上堆放著大量用過的輸液管,過道里、院子里,同樣堆放著一袋袋使用過輸液管。除了輸液管,這里還有注射器、血包等多種醫療廢物。陜西省西安市破碎料經銷商李傳杰:這是聚氯,還是聚氯就是聚氯血包那一類的。

這些本應該被集中無害化處置的醫療廢物,在這里,卻同樣被加工成了破碎料等待出售,負責人告訴記者,附近村子里有好幾家在加工輸液管破碎料,每月加工量二、三十噸,差不多相當于一個中等城市醫療機構每月產生的廢舊輸液管總量。

在河北保定的幾個廢舊塑料市場,醫療垃圾破碎料,甚至輸液管等醫療廢物,在這里被隨意買賣。

破碎料加工廠楊老板向記者表示,市里的所醫院,基本都是我們收的,幾個縣的醫院基本也是我們收的。破碎料經銷商劉老板卻表示,并不知道來源是哪里的醫院。

為防止疾病傳播,保護環境,保障人體健康,我國制定了《醫療廢物管理條例》等多項規章制度,然而記者在山東、河南、陜西、河北等多地調查發現,不少從業者都在偷偷加工處理塑料輸液瓶、輸液袋等醫療垃圾,甚至輸液管、一次性注射器等醫療廢物。

黑色產業鏈的下游又是哪里?

這些輸液瓶、輸液袋等醫療垃圾,甚至夾雜著一次性注射器等醫療廢物做成的再生料,由于藥物殘留無法徹底清洗干凈,相比新料,再生料顏色會發黃、發灰,那么,這些帶有藥物殘留的再生料,最終被做成什么產品呢?記者繼續向這個黑色產業鏈的下游追蹤。

河北保定幾家做再生顆粒的老板告訴記者,他們這里生產的再生顆粒,大部分被下游企業加工成塑料網袋。而這些網袋,河北省保定市再生顆粒加工廠工人告訴記者:“基本上百分之八十做菜袋,發往山東,任丘,也往河南發,石家莊等地區較多。”

由于這樣的再生料韌性好、價格便宜,除了蔬菜網袋,很多塑料制品都會用到,生產出來的產品可謂五花八門。再生顆粒加工廠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籃子、洗臉盆、衛生盆、方便袋、懸浮地板、一次性水杯…就是加輸液瓶料這些制作的。

山東臨沂這家企業,主要生產各式的兒童玩具,負責人承認,這里做兒童玩具經常會用到廢舊醫療再生料。

國家規定,即使是那些沒有被污染、可回收利用的廢棄物,醫院也必須與再生資源回收單位做好交接、登記和統計,確保處理流程安全可追溯。然而,本應當受到嚴密監管的醫療廢物,卻從醫院流到了市場,從廢舊輸液袋、注射器變成了日用品和玩具。

這條產業鏈很長,涉及的地域很廣,涉及的監管環節也很多。這就更加需要各級政府和監管部門真正擔當起來,踏石留印、抓鐵有痕,讓違法者在陽光下無處藏身。

分享到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間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 人人網
曰本美女一级视频